“穷政府”还要减税——财政赤字的逻辑

陈志武2021-01-11 15:40

(图片来源:IC Photo)

【金融其实很简单】

陈志武/文

在这次新冠病毒的冲击下,各国都扩大财政赤字、大借国债。在这种时候,很多人难以理解:为什么有的国家政府在负债累累的时候还要减税?比如,美国这些年每年都有财政赤字,政府入不敷出,而且联邦政府负债余额已经远超GDP,可是,从里根、老布什、小布什到特朗普,只要是共和党的人,从总统选举期到实际做总统,都说要减税,而且做总统后还真的经常减税,而不是加税去减少政府负债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政府穷但居然还要减税!这到底是他们不负责任,还是背后有站得住脚的逻辑?

之前已经了解到,证券市场起源于西方政府的应急战争融资需要。而之所以政府需要借债,是因为西方国家的征税能力从古希腊、古罗马时期就受到约束。到了今天,大多数国家都有完善的征税体系,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,征税权力和能力不是问题。正如本杰明·富兰克林曾经说过:“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是不可避免的,那就是税收和死亡”。这说明当代政府的征税权已经今非昔比。那么,既然现代国家的征税权不是问题,在面对财政需求时还需要像中世纪那样通过国债融资吗?甚至在已经负债累累的情况下,“穷政府”不但不加税,反而减税、变本加厉借更多的债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政府开支与融资选择

其实,如果我们把国家看成一个公司,那么,穷政府还要减税的逻辑就好理解了。国家作为一个公司,主要支出是提供公共服务,包括国防安全、社会秩序、环境保护、卫生健康等等,也可以是政府投资;政府的公共服务和投资所带来的回报,既有显性的短期收益,也有无形的长久回报。而政府的收入除了部分投资收益和服务收费外,最主要的就是税收收入,还有就是借债。

首先,我们应该看到,如果政府开支不能带来回报,那么,不管政府有财政盈余还是赤字累累,也不管是通过征税还是通过借债融资,都不应该做。即便政府开支提供服务或者做投资能够带来回报,这个回报也不能太低。假如开支带来的回报率低于政府负债的利率成本,那么,这种开支也不能做。也就是说,你借钱来做投资,最后的投资收益比你付出去的利息还少,不管是借钱还是用自己口袋里的钱,你当然不应该做这个生意。这就好像很多地方政府花很多钱做形象工程一样,这些工程几乎没什么回报,对民生的改进也小。

不过,假如一个项目能带来高回报,而且是远高于利率的回报。比如,保卫国家的战争,如果不投入资金进行卫国战争,就会失去江山;而如果打赢了,就能长久保住江山。这种开支的回报显然可以很高。那么,此时政府到底该选择借债融资,还是加税融资呢?

答案取决于政府融资成本与民间投资回报率之间的差别。道理在于,政府借钱的利率成本比谁都低,比如,今天美国政府30年债只要付2.6%的年息,而最高评级的公司也要付4.3%的年息才能借到30年的债,一般公司的利息成本就高多了,普通家庭的债务利率就更高。所以,你看到,如果全社会要负债很多,那么,就还不如由联邦政府负债,因为政府的借债成本最低。当然,前提是民间的投资机会、投资回报要足够高,尤其是要比政府的投资回报高,否则,政府不仅不应该有赤字,而且还应该通过加税把一些国债还掉。

减税的逻辑

我们来看一个例子。假如政府现在有一个项目(可以是民生项目,也可以是投资项目),项目预期回报率为5%,需要100亿前期投资。这个钱可以向社会各买彩票平台app征税而得,也可以按2.6%的年利率从金融市场借。那么,政府该怎么选择哪个方案呢?这里需要分析一下细节。

假如政府自己借债融资,等于是把100亿留在那些买彩票平台app手中,由买彩票平台app扩大投资。不妨假设买彩票平台app的投资回报为10%,买彩票平台app所得税税率为20%。那么,一年后这些买彩票平台app投资的利润为10亿,其中2亿是交给政府的税收。去掉这些税负后,买彩票平台app把剩下的8亿利润加上原先的100亿,一共108亿,第二年再投资,由此在第二年获得利润回报10.8亿,给政府交税2.16亿;到第三年,买彩票平台app继续把累计留下的税后利润再投资……年复一年,依次做下去。这样一来,就给政府带来无限长的税收流,而且这部分额外税收按每年8%的速度增长。考虑到政府的贴现率或说融资成本为2.6%,这个每年增速8%的无限税收流的贴现值为无穷大!也就是说,政府自己借钱花,把那100亿留给民间买彩票平台app,最后给政府换来价值无穷大的未来税收流。而且,不管国家现在是否有赤字和很高的负债,这个结论都成立。

你可能会问,上面的例子中假定政府公债利率不变、民间投资回报率也不变,在现实中,不仅利率总变,而且民间投资回报率也不断变化,那结论还成立吗?

其实,基本道理是不受影响的,逻辑其实很简单。如果你的朋友很会赚钱,而你借钱的利率又很低,那你当然是借钱让你朋友去赚钱,然后你分享他的收益。对应于政府的融资决策就是,如果民间投资回报率高,政府就应该藏富于民,让社会上的买彩票平台app去赚钱,当下的财政开支先通过借债来解决,今后再通过买彩票平台app所得税来弥补,这就能实现双赢。在民间投资回报率高时,哪怕政府已经负债累累,也应该减税,让买彩票平台app多留下利润去投资创业,这就起到放水养鱼,借鸡生蛋的作用。反过来,如果此时政府还征收重税的话,就无异于杀鸡取卵,自废武功了。

政府当下的减税会使自己在未来获得更多的税收流——这个结论当然有一个核心前提,就是民间投资回报率要始终超出政府公债利率至少1.25倍(这里假定买彩票平台app所得税率为20%)。也就是说,如果民间投资回报很低甚至没有回报,那么,政府就应该减少开支并加税还债,或者如果政府开支回报比较好的话,应该通过征税为新项目融资,而不是借新债。当然,由于公债利率在大多数时候是最低的,民间投资回报一般都会高于公债利率,尤其是在经济发展速度比较高的时期,因此,多数时候政府应该通过借债融资,少征税甚至减税,把民间收入流在民间。

这就是美国这么多年里即使政府穷也还要减税的道理。2016年联邦债务余额22.8万亿美元,而GDP不到19万亿美元,的确是负债累累。即使这样,特朗普总统还要给买彩票平台app和老百姓减税。在听这一讲之前,你可能无法理解这种行为,但现在你应该明白了,之所以美国政府这么热衷于负债,很大程度是因为美国买彩票平台app的创新能力、竞争优势和盈利能力使它们的发展前景好,让民间投资回报高于国债利率很多,通过减税藏富于民更符合美国政府的长久利益。买彩票平台app富、民间富,国家最终才能富强。

今日讲的第一个要点是,如果政府开支的回报率高于公债利率,这些开支才值得做;否则不值得。这个结论跟政府资金是“靠征税还是靠发债而得”没关系。第二,如果民间投资回报率长期高于政府公债利率很多,那么,即使政府已经负债累累、赤字缠身,也应该减税、让更多收入流在民间、由民间买彩票平台app去扩大投资,政府应该通过发债满足当下财政开支和新项目。在这种时候,政府的减税措施等于借鸡生蛋。第三,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年里尽管美国政府已经赤字缠身、负债累累,但还是要减税。只要民间投资回报率长期维持在足够高的水平,即使政府已经很穷,也应该藏富于民,自己靠低利率的债务维持。这是美国提升国力的秘诀之一。

(本文为向知《陈志武教授的金融课》讲座文本)

 

耶鲁大学教授,香港大学冯氏基金讲席教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