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行ETC要避免“好经念歪”

远山2020-01-10 20:08

远山/文 2020年元旦凌晨起,全国487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全部撤销,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退出历史舞台的同时,也意味着ETC在全国的覆盖持续加速。据报道,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提出,要研究探索ETC自由流收费技术应用,完善系统运营和服务保障体系,加强对客户的服务。同时,做好货车通行费计费方式改革调整工作,确保不增加货车通行费总体负担

交通运输部的说法,或许也是对目前围绕ETC各种争议的正面回应。ETC收费方式能让车辆快速通行,不再像以往那样排长龙等候缴费,这本是方便人们出行、提升道路缴费系统智能化的好事。然而,近期却有不少关于ETC的争议,有车主反映使用ETC之后,通行费用增加;有的车主还反映,由于设备“卡壳”,反而导致拥堵;一些跨省行驶的ETC卡用户,由于通行总额不显示而产生“不透明”疑虑等。

ETC是一项新生事物,我们应当容许它存在试错空间,但同时也需要有关部门尽快完善和纠错,避免让本是为了提升通行效率、便利车主出行的ETC,反而给车主增负。从现有反馈来看,有些是技术问题,比如设备“卡壳”,说明其稳定运行性还有待进一步增强。有些则是服务问题,比如不显示通行总额,车主如果对费用存有疑虑,很难对此进行举证。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收费管理处官员称,目前在技术上暂时无法做到。那么,如果技术条件不成熟,是否可以缓行ETC?步子慢一点,慎重一点或许能更好保障车主的权益。

从中可以看出,ETC在技术和服务两个层面都有较大可改善的空间。正如交通部公路局路网管理处官员所言,要对车辆通行费增加的情况进行妥善处置,同时督促各地升级路网系统,解决因技术问题产生的货车通行费畸高现象。如果确实存在多收费等管理或技术造成的问题,加快解决方能更好地推行ETC。对于各地相关部门而言,一方面耐心做好解释工作,另一方面要加大投入,尽快破解车主所反应的各类痛点,才能让ETC的民意之路更加通畅。

而围绕ETC的争论,也可以作为重要参考案例,供公共决策者在其他重大决策时借鉴。任何一项公共决策都关系到公众切身利益,因此决策和执行的“过快”和“过慢”都会带来问题。决策和执行过快,没有充分调研和论证,就可能出现对实际情况掌握不够,新出台的举措不符合实际需求的情况,甚至会产生反效果。对执行过程中的民意反馈回应和解决得“过慢”,又会进一步加剧不必要的矛盾,导致便民服务的好经“难念”。

去年交通部曾提出年底ETC的使用率要达到90%以上。那么,对于这一量化指标,是否考虑到各地实际配套能力,并对相关技术成熟性、方案全面性进行反复验证?是否举行过相关开放性的研讨活动,吸纳更多人的建议和意见,从而更大程度上保证决策的全面性?在执行时,也不妨先做一些局部试点,待获得足量样本后加以改进,然后再大范围推广,防止出现上线过快、问题过多的尴尬局面。

ETC不仅要做到路网畅通,更要做到人心畅通。做好前者不易,后者更有挑战。但如果决策者没有这样的意识,好经很可能念歪。如果执行者在执行上级指令与民众实际反馈之间,没能做好轻重缓急的通盘考量,就可能失之于粗放草率,无法达到预期效果。这不仅是ETC决策及执行所反映出来的问题,更值得所有公共政策的决策者深思。

(作者系自由撰稿人)

版权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买彩票平台app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