造富神话下的网红群体:买房堪比拆迁户

饶贤君2020-01-10 11:43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饶贤君 继比特币、P2P之后,又一个群体因为造富神话,开始刷新人们的认知。

大数据交易平台数据宝信息显示,2019年,李佳琦赚了2亿元,李子柒赚了1.6亿元,如果按照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来计算,李子柒的收入水平超过了2123家上市公司。

A股市场,网红经济概念龙头股星期六(002291.SZ)从2019年双十二购物节当天的7.44元/股一路暴涨至2020年1月7日最高点的25.85元/股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收获了超过3倍的涨幅。

头部带货网红,在短短的时间里成为了打破阶级固化的“互联网新贵”,迅猛的财富积累,让这一产业链上的群体成为了高端消费的新兴主力军,一位MCN机构(Multi-ChannelNetwork,在中国主要为网红经纪机构)创始人表示,“对这样的高收入人群来说,豪车、豪宅、奢侈品,只要想要,他就能有。”

“最次也大平层”

“2019年的春节礼物,我奖励了自己一辆保时捷,今年春节,打算买一套自己的房子。”MD说。

MD是淘宝直播的“双百”主播,百万级销售额的直播,对她而言已经是直播生活的日常。

当记者问及2019年的收入,MD笑着回答,“你猜”?

几位业内人士介绍,头部带货网红按照销售额进行提成的比例一般在15%-30%不等,流量越强,议价能力和提成收入能力越强,位于百强序列的带货网红,平均提成比例应该超过20%。

MD在2019年直播总销售额超过亿元,以此计算,她一年仅带货提成的收入就超过2000万元。这一数字正确与否,MD没有给出答案,但她对自己2020年“新年礼物”的预算是1500万元。

别墅是优先考虑的对象,底线是大平层,“位置不是特别重要,最要紧是面积要大,我现在租的这里,实际使用面积大概是200多平,已经不够用了,平时直播用的货就要预留一些面积出来存放,很多时候团队也是在家里工作,自己买房子的话肯定要300平往上。”

每场天量销售的直播背后,有一个囊括了商务谈判、广告投放、摄影剪辑、妆容服饰、内容创意、账号运营等业务在内的团队做支撑,MD团队的规模超过30人,因为工作需要,部分团队的日常工作都在MD租的房子里进行。

MD已经在和家人讨论几套备选房源的优劣,最终选择会在春节之前敲定,MD承认,除了直播工作的需要,想要这么快买下属于自己的豪宅,也因要向家人、朋友展现自己成功的虚荣心作祟,作为一个90后,她觉得自己的收入“算很高了吧”。“2017年决定做直播的时候,自己一个人来了杭州,家人、朋友都很不理解,现在有能力了,什么都想要最好的。”奢侈品包包、大牌服装挂满了MD的衣橱,她计划在新房子里做一个大大的衣帽间,要比直播的工作间大两倍。

同在淘宝直播大本营——杭州的主播们,圈子不算大也不算小,MD告诉记者,大部分腰部以上的主播,都已经在几年时间里积累了足够买下心仪房子的积蓄,即使不能全款,首付也绰绰有余。而在传统行业里,这几乎是年轻人很难想象的一件事。

包括MD在内的多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,许多腰部的网红可能知名度并不算高,但也都有了自己的房子,多位于杭州的滨江华家池、绿城凤起潮鸣等杭州知名豪宅区。

MD说,买房子就是把自己的财产固定下来了,“之前有人在采访的时候,说我们是抓住风口、跨越了阶层的幸运儿,我仔细想想觉得是这样的,如果不是转行,可能辛苦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的钱。”

出租房的追梦人

“谁都不愿意卖的东西,你让我来卖,我卖得出去就有鬼了!”一阵吵闹声后,李庆希被几个同事劝出了办公室,这是李庆希第二次在公司的管理层面前拍桌子,他迫切地希望拿到好产品,“再往上爬一爬”。

凭借帅气的外表和曾经当过健身教练的良好身材,李庆希在刚开播的一段时间里就拿到了不错的成绩,一次对筋膜枪的直播甚至收获了接近百万的销售额。

他依然记得当时收到工资的心情,“这辈子卡里都没见过那么多钱”。

那个月,李庆希全款提了一辆野马跑车,在公司附近最高档的小区租了一个14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,一个月的租金是12000元,他还给母亲汇过去了8万元。

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要租这么大的房子?

不同于MD,李庆希只有自己一个人,团队都是公司的,但他有自己的野心,“头部网红都有自己的团队,我想更进一步,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是必要的。”

工作室的理由也并非全部,李庆希所签约的公司中,一位负责运营的员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,和其他主播们的宾利、大G相比,李庆希总说自己的野马太差了,做大了以后,一定要先买一辆兰博基尼,房子也不能再租了,至少要买个七八百万的。“做几年的同事里,最低都是这个水平,他很好面子。”

迅速的财富积累,给了这些网红“新贵”炫耀的资本。

杭州九堡是淘宝直播网红的重要聚集地之一,我爱我家九堡地区一家门店的经纪人唐琦告诉记者,豪车、别墅、全款这几个关键词是网红们与当年的拆迁户、币圈大佬买房时的共通点,“开着豪车,想买别墅,刷卡全款”。

即便是刚刚入行、仍在租房奋斗的“新生代”网红,和普通的租房族需求也完全不同。

唐琦总结,网红租房,“装修好、面积大的单身公寓,Loft是最好的,因为楼下直播可以不把床、衣柜等涉及个人私密的部分拍进去,大部分选择整租,因为合租的话,直播会吵到室友,室友的声音也会影响直播效果,一般对交通没有太高要求,他们不怎么坐公共交通出门,相比价格,对装修的好坏更敏感。”

目前大部分MCN公司的薪资由基础工资与提成构成,根据自身条件,基础工资在6000-10000元不等,斗鱼等依靠礼物收入的平台主播提成在礼物总额的30%-50%,淘宝直播等带货平台的主播提成则在销售额的15%-30%。

主播签约的公司会动用一部分推荐资源、礼物帮助新主播扩大影响力,因此,刚入行的主播月入两万甚至更多的情况并不少见。

Boss直聘发布的《“带货经济”从业者现状观察》统计数据显示,“带货经济”行业平均薪资为10570元,而根据薪酬网数据,2019年全国平均工资为7993元。

迅速填满产业园

“抱团”是在这个圈子存活的必需。

为了在与供应商品牌的议价中保持强势,主播们抱团成了MCN公司,而产品制造商的抱团,则为了避免“亏本大甩卖”成为网红们单纯刷流量的工具。

MCN公司一样需要抱团。在杭州东部,2014年刚刚划入主城、远离传统市中心的“城乡结合部”九堡,西子环球、新禾产业园、朝阳工业园等传统工业园区,如今都已被改造成各式各样的直播间聚集地,尾部的网红主播、大中型的MCN公司集聚于此。

同样抱起团来的,是整条产业链。九堡拥有特殊的地理位置,向北是杭州服装产业的聚集地乔司镇,向东是桐乡、海宁等著名的服装产业集群、皮革产业集群。

在日以继夜的火热直播狂潮中,九堡为原本困囿于上游生产的产业集群带来了最关键的渠道。从上游的生产到直播带货,在传统销售渠道中“层层中间商赚差价”的链条起点和终点,如今相距不过十几公里。

机会就是财富,产业园区林立而起。

接近七万方的西子环球原本是废弃的西子电梯厂房,但直播的热潮让这里走到了潮流的前端,超过80%的厂房被重新装修,租赁给了来自天南海北的直播团队和MCN公司。

MD所在的经纪机构在西子环球有一个不大的工作室,该机构负责人LEO告诉记者:“这里的场地几乎都是爆满,来来往往的全是主播和电商团队。”

丛林法则在这里不断上演,整个九堡及其周边,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和抱憾而去的伤心人,都像是上了发条一样快速前进,源源不绝的新鲜血液、创业公司涌入其中,一个崭新的直播产业园,只需要短短数个月的时间就可以高负荷地成为链条中的一员。LEO说:“2018年6月竣工的绿谷创新中心,2019年年中就快被塞满了。”

一点点、星巴克、瑞幸、都可……网红们最爱的网红奶茶和咖啡也像雨后春笋一样落地生根。

元璟资本发布的《2018杭州创业创新观察》显示,杭州九堡网红集中区,已经成为了杭州创业创新的四大核心区域之一。

大量人口流入、直播产业链条走通、配套设施逐渐完善,一个显而易见的影响就是,周边房租快速上涨。唐琦说,2017年一个月租金不到2000元的九堡地区单身公寓房源,如今已经冲向了3000元。

新兴产业链背后,沉淀着各种各样的资本力量。《2018杭州创业创新观察》显示,文娱传媒及电商位列杭州新增的创业公司领域第二及第三,而同时融合了文娱传媒与电商两大热点的网红经济,以社交化电商创业公司的形态受到了热捧。

就像是鲨鱼闻到了血腥味,互联网之城的资本纷纷杀入战场,MD所在的经纪机构2015年开始试水MCN,LEO告诉记者,近两年,不仅是杭州,全国各地的MCN公司数量急剧增长,上市公司背景甚至国资背景的买彩票平台app开始加入赛道,小创业公司更是不计其数。

有意思的是,一批资本“老饕”也隐藏其后,包括LEO在内的多位业内人士称,一部分新成立的MCN公司,有当年的共享单车、比特币、P2P等行业投资人的身影。

LEO表示:“几家此前合作过的公司,有着同一个老板,是做区块链发币起家的,2020年我们意向合作的几家MCN公司里,有一家以前是卖比特币矿机的,所以说资本圈也是个圈吧。”

 

版权声明:以上内容为《经济观察报》社原创作品,版权归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所有。未经《经济观察报》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。版权合作请致电:【-1260】。
不动产运营报道部记者
对一切有趣的事物充满好奇,探寻真相与本质,关注地产细分领域。